执灯一客

我须有千里心目,才得以看清肺腑的眉眼。

💁五法天女

什么是爱呢?


突然喜欢上练琴


只有贺知书的口音和他这个人一样,倔强的十几年都不怎么改变,弱气柔软起来的时候,又是一派江南水乡的温软绵密。

您于我而言是一颗遥不可及的星。

他和他

xxj文笔,occ

马伯骞在夜里惊醒。

梦见他与周震南因为工作原因,相处的时间越来越少,感情像是变淡了,最后一点点的事,都能成为压垮他们这段感情的稻草……

他转头,看着身旁熟睡的周震南,思绪渐飘……

自己的这个宝贝,随着时间的流逝,变得越来成熟,越来知道自己想要的,是什么。

好像以前的依赖和青涩都随着时间而消失了。

依赖?有人说周震南哪有依赖过马伯骞。

那是因为他们所了解的,并不是全部。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那一个个夜里,一个男孩帮另一个男孩吹着头发。

他嘴里还絮絮的说着:“洗完头发要吹干,不然容易头疼……”

那一个个夜里,一个从男孩蜕变成男人的他,在帮着还有些青涩他吹着头发,嘴角微扬,无奈的说:“你啊,说了这么多回了,还是记不住吹头发,这是有我在呢……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周震南写歌总容易忘了时间,经常有一顿没一顿的。

胃炎常犯。

周震南胃疼,马伯骞就心疼,恨不得疼的是他。

谁知这周震南啊,好了就忘。

还是忘记吃饭。

周震南不重视,这马伯骞还能不重视?

这不,两人在一起的时候,马伯骞就把吃的准备的好好的,三说五请的拉着周震南去吃饭。

不在一起嘛,就微信发消息提醒,然后让周震南呢和他在吃饭的时候视频,要有什么事儿呢,就定点拍照,不能糊弄。

这顿饭啊是不能少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别看周震南像个小疯子似的,大大咧咧的,还时不时的怼你,自黑起来也是功力深厚,这不还因为这得了个自黑奖。

可其实啊,他很敏感,经历过孤独和落寞。

却从未表达出来。

他不愿,将自己的负能量展露出来,不喜用卖情怀卖苦的方式来制造热度。

成熟的令人心疼

他啊,只是个在追梦路上跌跌撞撞,就算有荆棘,赤着脚也得向前走的人。


但总有一个人会成为另一个人的例外。

马伯骞,就是周震南的例外,

周震南,独特而温暖的存在。

周震南的不开心,周震南的委屈,周震南的缺点,都完好无损的放在了马伯骞的面前。


而马伯骞,便是周震南的温暖港。

情啊,就快要溢出来了。



所爱之人,或会成为你的软肋,令你被步步击溃;
或会成为你的铠甲,是你困境中的明灯,护你四处征战而得以周全。

周震南,亦是马伯骞的铠甲。

他们之间,从来都是深爱着对方的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马伯骞脑中闪过了许多个与周震南在一起的片段。

周震南依赖着马伯骞,

马伯骞依赖着周震南。

那股说不清到不来的悲伤紧张慢慢平复,却还未平复。

他有些堂皇,他们之间因为工作或是其他的原因,很久才能好好的在一起过他们的二人世界。


是的,一向自信的马伯骞不自信了。

他紧张了,他害怕了……

他怕随着周震南年岁的增加,见的越来越多,那些梦中的事儿会在现实中发生。

马伯骞轻轻地捏了捏周震南的脸,

“南南,我们不会这样的,对吧?”

睡得迷迷糊糊周震南的伸手抱住了马伯骞蹭了蹭

“马黄瓜…”


仍旧是那样,是依赖自己的小奶猫呢。

“嗯,我在。”


你看,现在看来那些成熟冷静的样子都只是表面呢。
那些呀,全都是外界的需要。

在自己面前,他依旧是可爱又不冷静的周震南。

他会不相信自己,

但他相信周震南。

▁▁▁▁▁▁▁▁▁▁▁▁▁


马伯骞从被窝里起身时,周震南就已经醒了。

他们啊,把对方放在心尖尖上,又怎么不知道对方的心事儿。


他和马伯骞之间隔着的或是一条细流。


大步向前跨,心与心更加贴近。

而这细流,反倒成为了他们爱的道路上的见证人。

他们爱极了对方。


【END】

xxj文笔,好勾搭。
欢迎评论哟(๑•̀ㅁ•́ฅ)

LOSE CONTROL

xxj文笔,occ严重
勿上蒸煮 谢

1
“Justin...我的昊昊,我好想你呀。”栗色头发的男孩坐在灰色的转椅上,穿着白色衬衫,一条黑的的绸带挂在脖子上,没有系上,嘴角上扬,他的声音似乎染上了几分撒娇的意味,尽是诱惑。

“哥,你比我大,怎么总像小孩子一样啊。”黄明昊忍住笑意,上前轻轻搂住他“你得一天说几遍才会够啊。”

“不够,永远都不够,”栗色头发的男孩回搂住黄明昊,脸上是明朗的笑容“是我的昊昊太可爱了,我忍不住呀…”我把我的软弱,真心都展露给你,你会爱上我吗?

“呀,知道啦。”黄明昊觉得自己的脸已经烧了起来“老是说这种话。”

“我没有说的特别直白,况且,我是真的喜欢昊昊呢”栗色头发的男孩把头靠在黄明昊的肩上,朝着他嫩白的脖子吹气,看着眼前人儿迅速变粉脖子,身子,笑的一脸无辜。黄明昊若是抬起头来,便会发现男孩的眼里满是坚定。

“还是该说——‘我想上(๑ت๑)♡你’……”


黄明昊被这句话惊出一身冷汗,猛地从床上坐起。

四周一片黑暗。
床头柜上的时钟滴答滴答地走着,仿佛在提醒他,这是现实,而不是梦境。

抬眼看了看钟,凌晨三点。

烦躁地抓了抓头发,黄明昊赶忙从床上爬起,按亮了灯。床上似乎有那人的气息,将他慢慢包裹、缠绕,甚至是…吞噬。

这已经是这个月第三十次了,也就是说,他每晚都会梦见这个染着栗色头发、长相十分精致的男人。而且每一次的场景都不同,有时是窝在家里和他一起看电影,有时是和他一起外出买食材,有时又和他一起去公园约会。几乎囊括了整个日常生活,包括…在床上做的那些事儿。
一切都失控了。

那感觉清晰又真实,他能感觉到两人紧紧缠绕的身体,也能回忆的起他进入自己身体时的痛处,甚至那人喘着粗气的呼吸声还回荡在耳边。

“昊昊…身体…好舒服…”“嘶…好疼…轻点…”“昊昊…好棒…”…诸如此类的对话真是记忆犹新啊。

“什么呀?我是直男啊!黄宇直啊啊!!!黄明昊你怎么能对男人动心…”还是一个只存在于梦境的男人。

2
可是他发现他根本无法控制自己,只要一睡着就立马会与那个男人见面,次次都是。并且最近几次做(๑•̀ㅁ•́ฅ)爱(๑•̀ω•́๑)的更频繁了。

黄明昊曾尝试过熬通宵不睡,到总在天空泛白前抵抗不住睡意。

时间一长,他的黑眼圈就越来越重。

“Justin啊…”范丞丞拍了拍黄明昊的肩“你最近怎么了?黑眼圈这么重。该不会是…干什么了吧?”

黄明昊抬起头,对上一脸坏笑的范丞丞。

“不是你想的那样啦。”黄明昊没好气地推开这个损友“福西西,你让开。”

“切。害什么羞嘛。都懂得啦。”范丞丞一只手手搭在黄明昊的肩上,一只手上拿着烤肠,吃的正香。

你懂?你懂什么…要是作为直男的你,天天梦见自己跟一个漂亮的男人谈情说爱,甚至是,是些情到深处的事儿!你你你还能睡得好?

关,关键是,
自己居然觉得很享受!

一想起自己昨晚舒服的呻( • ̀ω•́ )✧吟和欲拒还迎的模样,黄明昊就羞愧的想自杀…

这到底是什么鬼啊?

我为什么会在下啊!!!

诶好像重点错了。

黄明昊无力地怕在桌子上,将自己深深埋在臂弯里。
门外突然响起了敲门声—“喂!Justin!一起去吃饭吧?”

黄明昊头也没抬便回答道“我不想吃。你们自己去吧。”

黄明昊对于对方的询问不予理睬,所以门外很快便没了声音。

阳光似乎倾斜地更多了,窗外的车鸣声也安静了下来。

黄明昊这才慢慢地抬起头来,一脸坦然地模样。既然改变不了,那就不改变了。

况且…

那男孩长得真不错。

所以再次从梦中醒来黄明昊也不再那么慌了,而是淡定地起床刷牙吃早餐。

并且,他发现自己已经逐渐喜欢上这种感觉了,经过超市回留意他喜欢吃的东西,想起男孩,甚至推开家门的那一刻都带着点期待,好像家里真有人等他似的。

黄明昊知道,他已经喜欢上那个男孩。

不再是模模糊糊的不确定,是真真正正地喜欢。

他笑了起来。


3
日历一天一天的翻页,转眼间,他和这个“不存在的男孩”在一起已经快一年了。

雪花敲响了年末的钟声,大街上是熙熙攘攘的人群。黄明昊提着几口袋满满的礼物回了家。今天是他的生日呢。

黄明昊像完成仪式一般吹灭了蜡烛,又在众人的欢呼中喝醉了。

其实他头一次对这种朋友相聚的时刻感到无趣了。

他只是在人潮散去后期待着那个人。

洗完澡关掉灯,像圣诞节前夕的孩子一般,期待着闭上了眼睛。

他很期待那个人会送什么礼物给他。

很期待。


可是当他在梦境的房子怎么也找不到那个人的时候,他便有些慌了。

“你……”“你?!你在哪儿?!”
“为什么不回答我?”
“我知道你是在和我玩捉迷藏,我认输,你快出来!!!”
“喂!!”

黄明昊突然发现,做了这么久关于那个男孩的梦,一起度过那么多个夜晚,却连他叫什么都不知道。他感到心中一顿,焦急,害怕,茫然,无助,充斥着他的大脑。

黄明昊像发疯了似的找着,每一间房,每一个柜子,每一扇门后,没有,全都没有。


他,不见了。



黄明昊在客厅跌跌撞撞地找着的时候不小心撞了一下桌子,然后一个紫色的物体从桌面掉落下来。闪着柔和的光。

是一个盒子。

黄明昊的眼睛亮了一下,期望里面是那男人的玩笑话,期望着他不过是小孩心性大发,期望着他只是在逗他而已。对,就是这样。

他一把抓过盒子,打开的瞬间,笑容却跟着凝固。




所有期望都不过是期望而已。




米白色的纸条,上面是男人清秀的字迹。


“昊昊,和你在一起很开心。我非常喜欢你。但是越喜欢,想要的也就越多。所以现在我必须离开了。我们,大概再也不会想见了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朱正廷


“朱正廷…”黄明昊紧紧的捏着那张纸条,手背上青筋暴起“原来叫朱正廷…哈,正廷哥…正廷…”


他感觉纸条下有个东西十分硌人,伸手一摸,竟是一枚戒指。


钻石在上面闪闪发光,却不及那个男人的万分之一。


“你真是自私啊…”黄明昊抱着腿坐了下来“什么叫再也不要相见了啊…”



“不是喜欢我吗?”那为什么要走啊…

黄明昊低下头去。


直到耳边响起了破碎的声音,他才抬起已经蓄满了泪水的眼睛,发现周围的一切都在消散,包括墙上那人咧着白牙与他一起照的合照,他们一起种的已经展露颜色的铃兰,还有那个紫色的盒子。


全都消散殆尽。

连回忆…都不肯给我吗?黄明昊再次低下了头,泪水却无法控制的往下掉。


那我,该怎么办呢?


4

再次醒来,黄明昊没有开灯。
以往觉的会存在的气息,现在全都不见了。


他躺下去,强迫自己入睡。
自我麻痹着“那不过是场噩梦”他还是在的,还是会对自己笑,还是会喊自己昊昊的。


一定。

会的。


可是事与愿违。

再次入睡,迎接的不过是一大片空白。

让黄明昊促手不及的空白。


所以,你是真的消失了吗?


朱正廷?


黄明昊渐渐变得憔悴,眼下的淡青一天一天的加深。
身边的朋友也只当他失恋了。


失恋?

黄明昊暗了暗眼神。

差不多吧。

是别离。


5

终于,范丞丞看不过去了。他直接黄明昊吼道“就他妈一个女人!你用得着这样吗!”

“什么叫‘不过是个女人’?”黄明昊低下头去,语气也变得落寞“我有多喜欢他你知道吗。”

范丞丞愣住了。
他还真没见过这样的黄明昊。

在他的记忆里,黄明昊,一直都是那个跟在他身后,和他一起闹一起玩的小孩。什么时候他也这么大了。
从未见过他如此的急躁,慌张,失措。所以说在见到黄明昊这个样子后,范丞丞突然觉得,不知所措。

想了好久,他才缓了缓语气道:“Justin啊,你可以干点儿其他的来转移注意力啊。什么难以忘掉的事,在不知不觉中都会忘掉的。”


“真的吗?”
黄明昊抬起泪眼朦胧的脸,语气带上几分相信。


他迫切的希望自己可以忘掉。

真的。

整天被现实和梦境折磨,难过的只是他而已。



而朱正廷,这个人是否存在都不一定。

见黄明昊有点动摇了,范丞丞赶忙煽风点火“对啊对啊。去做自己想做的事,你小时候不是想学画画嘛,现在去学啊,去玩上几圈,让自己放松,去交新的女朋友。等到你自己焕然一新的时候,那个人,也便会忘掉吧。”


黄明昊照做了。
范丞丞说的一切他都照做了。



像个听话的孩子那般去完成那些任务,是因为他也想忘记。


可是,显然:

他错了。

一张张画纸,上面全是朱正廷的面容,他的爱人。出去旅游,每过一处,心里呐喊的,叫嚣着的,都是想没有他的陪伴这些景点又有什么看头。就连交的女朋友身上,都有着他的影子。

我,这是……

忘不掉了吧。

黄明昊妥协了。
忘不掉就算了吧。


总有一天,会忘掉的吧。

6
他辞掉了工作,推掉了绘画课,和那个女孩儿和平分了手,一切都很顺利。

然后收拾好家里的一切,叫来了搬家公司。



那么,我想去别的地方。
这个家,既然没有了你的味道,那我便换个地方。


门外响起了门铃声。


“搬家公司的人到了吧。”黄明昊慢慢的走到铁门前,又轻轻拧开了把手。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用这么慢的速度,大概是不想离开吧。


入眼的却是那个日思夜想,在画纸上描绘了几百遍的男人。



他的头发是栗色的,正好与下午的阳光相映衬。他穿着单色的毛衣,整个人看起来和煦温暖。他的脚边立着一只黑色的行李箱,反着光。


朱正廷笑了笑,轻声说到:“我的昊昊啊,好久不见。”


他没有说自己奔赴了多少亿光年才来到这里,也没有告诉黄明昊,他花了多大力气才找到他。
他只是淡淡地说着“好久不见。”


仿佛那些奔赴万里都不算什么,因为爱的人已经在这了。


黄明昊愣愣地看着那个人,一时还没反应过来。直到他张开了双臂,黄明昊才反应过来,狠狠地扑上去抱住了朱正廷。


“正廷…”黄明昊有些哽咽地开口。


“嗯?”


听到心爱的人儿叫着自己的名字,朱正廷感到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有值得。


一种归属感油然而生。



还没来得及发出单音节便被一个吻堵住,对方的嘴唇在
冬天也那么湿润呢。



唇与唇之间的摩挲和舌与舌之间的缠绕,为空气都染上了甜蜜的气氛。



“好久不见。”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希望颜文字能防被封